登录Log In 丨 注册Sign Up

新闻动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攀赢世界 > 新闻动态

历史机遇期的经济体沉思录

       征信体系日渐完善和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的时代背景下,为适应这一特性,一定要有一个与之相匹配的资本市场提供支持,才能更好把握机遇,结合改革措施,推进资本市场稳健发展。
 

       目前超低利率态势下产生的全球失衡已经阻碍了经济适应性增长,生产率表现出长期走弱趋势。全球资本越来越难找到合适的投资和突破新方向,伴随IT进入后摩尔时代,互联网渗透率开始降低,互联网金融发展态势逐步放缓,全球经济革新速度减慢。
       
       而现阶段抑制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因素大多源于内部利益结构异变,能改善这种状况的途径通常源自利益结构重建。这种转换无法预示主体经济增速的高低,其意义在于效率改善,以及要素报酬结构优化。直观表现为传统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例下降显著,而劳动力资本和知识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例大幅提高。
 
       然而,我国自然要素人口的老龄化趋势日益严峻,负向主导力因素客观存在,通过人力资本投资和教育系统的升级改造可以适当缓解对冲效应。将近14亿的人口基数为基础产业提供了巨大的衍生空间。跟随科技进步的节奏,产业的衍生可以利用庞大的人口基数逐步延伸,这样才能更好贴近规模效应的逻辑。另据YouTube Video街访调查,西方人其实挺羡慕我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自然条件,历史机遇期看好经济变革的受访者占多数。
 
     “历史机遇期”的论断并非空穴来风。伴随经济结构转型、金融体制改革以及货币流通国际化,三大战略同维度的时空叠加,赋予了中国历史性的机遇。资产重配的基础逻辑始终存在:商品物价、楼市土地、稳固经济类政府项目对接的刚兑性质债务工具、权益市场及私人资本投资实业。
 
       不少人认为“杠杆”是此次股灾的罪魁祸首, Stock Burst(股票泡沫)源自金融体系内未出现杠杆累积增加的形式主体,实则是具备高收益人民币优质资产供给的匮乏,以动态经济学研究视角归纳,是新经济增长点的严重缺失。
       
       国内“金融加杠杆”塑造的“虚影化金融工程”,短期内促成了各类品种繁杂的高收益资产,但随后“类庞氏骗局”的迅速蔓延愈演愈烈,(非标)基础仅是昙花般不具备现金流的资产。
 
       类似逻辑最近在股票市场轮番上演。客观层面而言,前期股票市场确实拥有空前盛世,同时,产业资本/私人资本的并购市场欣欣向荣,以股权质押为基础的金融创新开始将更多的金融信用资源从传统的商业银行体系中导向经济要转型的轻资产部门,具有战略意义的资源配置体制转型应运而生。然而,一个持续健康发展的证券市场方向,必然是产业资本与资本市场的高度融合,来引导经济结构的转型。上述二者的背离逐步始于去年末,货币宽松的不断升级,致使银行可选资产匮乏严重,进一步演变为信用债溢价新低屡现。
 
       同期杠杆交易制造了规模空前的短期高收益资产,股票交易与产业资本的并购市场越来越脱节,随着股价急速攀升,并购成本日趋高昂,导致并购标的举目难觅。眼观当下,利率期限的陡峭化、极低的信用溢价和体现经济硬着陆预期的股灾,这三者并存,逻辑上持续的可能性不大,也许改变就在不远的将来。

首页攀赢世界业务发展新闻动态人力资源帮助中心联系攀赢

Copyright:攀赢资本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06341号 电话:021-68889082 传真:021-68889283